news新闻

《75秒赛车玩法》_浙江近三万个村庄翻开美丽篇章

原标题: 浙江近三万个村庄翻开美丽篇章

15年前的鲁家村,裘丽琴每天要拎着满满一桶厨余废水走到很远的地方倒掉。因为她家厨房没有排污水管道,村里没有垃圾箱,村民们对乱扔垃圾、污水横流的场景习以为常。

15年后,裘丽琴参加联合国环境规划署“地球卫士”奖颁奖仪式,她对着麦克风激动地说:“我是浙江农村一名普通妇女,家里开门是花园,全村是景区。”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家在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鲁家村的裘丽琴是浙江5657万常住人口中的一员,鲁家村的变迁也是浙江省2.7万个村庄变迁的缩影。

浙江农村这场巨变,源自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亲自部署推动的“千村示范、万村整治”工程。今年9月,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将“地球卫士”奖中的“激励与行动”奖颁给了浙江省“千万工程”,评语是:“千万工程”这一极度成功的生态恢复项目表明,让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同行,将产生变革性力量。

曾经钱多污染也多

顾益康是浙江省研究“三农”问题的专家,20世纪初曾任浙江省农业和农村工作办公室副主任,参与了“千村示范、万村整治”的调查研究工作。

2002年前后,浙江经济粗放式发展让省内农民的腰包鼓起来。可是,城乡差距不断拉大,农村生态环境差,污水多、垃圾多、苍蝇蚊子多,老百姓怨气也大。顾益康说:“调研跑了11个地级市下辖的几十个村,几乎都是垃圾围村,找不到一个示范村。”

嘉兴市海盐县青莲寺村,曾被称为“猪三角”。村委会主任王陆军介绍,全村2490多名居民,年出栏生猪10多万头,违章建设猪舍18.5万平方米。一头生猪的排泄物相当于5~8个人的排泄量,导致全村22条河道淤积发臭,来不及处理的病死猪也被扔到河里。

在浙中浦江县,密集的水晶加工作坊产生的玻璃晶体悬浮物和废渣,也致使全县出现了462条“牛奶河”、577条“垃圾河”和25条“黑臭河”。县长丁政介绍该县农村曾经的“痛处”——村里到处是被污染的水,流出县域的断面水都是劣五类。

浙江省农业农村厅生态处处长邵晨曲在该省农村听到最多的是,在城市打拼的小伙子们经常同家里老人说,过年不回家,因为村里太臭了,女朋友带不回来。

通过调研全面掌握省情后,浙江的决策者清醒地认识到:光生产发展、生活富裕,并不能给群众带来幸福感。只有尊重自然、保护自然,才能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空间。

2003年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作出了“建设生态省”、实施“千村示范、万村整治”两大战略决策,深刻地改变了浙江乡村的环境面貌和发展方式。

不让老百姓出钱,改变生态环境

消灭污水和垃圾围村,是浙江打开农村发展困局的突破口。顾益康说,“千村示范、万村整治”的战略出发点就是,不让老百姓出钱,改变农村生活、生产和生态环境,推动生产、生活方式转变。

鲁家村党支部书记朱仁斌说,过去村庄环境实在太差了,他们花2000元请了一支由村民组成的保洁队伍,用7.5万元清运村里堆积了几十年的垃圾,这些资金后来由上级政府以奖代补给了村里。

进入新世纪以来,安吉县就不断探索和实践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模式和技术。安吉县委书记沈铭权介绍,全县累计建成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终端设施3000余座,覆盖135个村65620名居民,实现规划保留自然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。

相比之下,浦江县、海盐县等地围剿农村污水的斗争更为激烈。浦江县大畈乡党委书记张华说,建光村曾是县内水晶产业发展的起源地之一,村里465户人家就有165家水晶加工作坊,空气中弥漫着水晶加工的粉尘,池塘和村江水都是一片乳白色。

“再也不能让村民们坐在垃圾堆上数钱、躺在医院里花钱了。”丁政说,浦江县2013年打响了五水共治的“第一枪”。1000多名县乡干部组成的工作组、巡查队、突击队,对全县违法经营户、污染物偷排经营户等发起多轮集中整治执法行动。

在这场事关农村环境决战中,浦江关停水晶加工户约两万家;关停印染、造纸、化工等污染企业300多家,低小散养殖场671家;共有789人因环境违法被依法处理,其中行政拘留288人、刑事拘留59人,一举消灭县域内各类“牛奶河”“垃圾河”。

“要改变几千年农耕社会中人畜在村里共生活的方式谈何容易。”邵晨曲说,浙江“一刀切”禁止农村散养生猪,把生猪请出农民的生活居住区,专门安排到规模化养殖、工业化治理和达标排放的饲养园区。

起初,老百姓对这项禁令有抵触情绪。在海盐县青莲寺村规模饲养生猪近20年的陆建明坦言,自己当初横不下心来拆猪舍。


Copyright © 2014-2019 双龙乐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网站地图XML  网站地图HTML

Tel:4008-888-888
24小时服务:4008-888-888

contact联系/ Feedback

在线客服 / Online